“我想的挺清楚的。”饶津瑞说,“患者是个很大的群体,有性格暴躁的,也有很温和的,不能因为个别暴躁的患者,就对所有患者都持以警惕心态,当然自我维护的意识还是要有的,目前为止,我遇到的都是非常好的患者,因为一些伤医事件产生就令我废弃从医了,我感到这是不大可能的。”

饶津瑞也不感到,学医或者做医生,就比其它专业或职业更辛劳。她说她在电院读书时也很辛劳,要熬夜编程,到了医学院就变成了熬夜背书,两者虽然是不一样的脑力劳动,但都须要投入大批时光。“我的那些已经毕业的电院同窗,现在加入工作后也一样辛劳,医生要值夜班,她们也经常晚上加班到很晚,在任何行业,如果你想做好,都没有捷径可走。”

虽然距离成为一名临床医生还要几年,但饶津瑞已经基础上断定了自己的专业方向——成为一名外科医生。“因为我的导师是头颈外科医生,重要研讨甲状腺癌方向,甲状腺手术做的非常好,所以我现在一方面做好科研,另一方面也跟着导师好好学习,以后应当会做一名外科医生。”

如今,女外科医生相对还是一个少数群体,但饶津瑞说:“其实有很多女生也想从事外科,我的一些女同窗有选择胰腺外科、胃肠外科、普外科等专业方向的,我看到有个班的女生选了六院的骨科专业,我也非常为她觉得愉快,我感到她会行的,我也非常开心看到这样的选择,男生能做的专业,女生也能选。”

起源:医学界

作者:小生

校订:臧恒佳

责编:田栋梁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标。若有起源标注过错或侵略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接洽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