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最重要的是窦桂梅] 窦桂梅:读书,最重要的是行动

原题目:窦桂梅:读书,最主要的是举动

转载自:源创图书(yuanchuangtushu)

01

记者:教师的知识构造影响教师能否上升到更高的浏览层次。您以为,当前的小学语文教师在素养上最缺什么,最须要浏览哪些方面的书籍?

窦桂梅:当今小学教师急需晋升的是自身人文素养和学科专业素养。我们今天看到媒体报道部分教师毫无人情与底线的行动,这背后反应的首先是这个教师作为一个人,他所应该拥有的正义、平等、博爱等最基础的素养是缺失的。当然,这背后有小学教师工作的特别性。小学教师的累赘广泛很重,白天就像上满了发条的钟表,没有片刻的喘息,这是不从事教导工作的人所无法懂得和领会的。于是,有相当数量的教师,不看消息、不读报纸,更无从谈读书。

对于这样的教师,只要能捧起书本,哪怕是浏览文摘小品、掌故趣闻,就算是修身养性了,总好过逛街、打牌。而对于教师队伍中那些“有良知和社会义务感的知识分子”,我想,不用我推举,他们也必定能自觉地为自己的思想筹备盛宴。

至于学科专业素养方面的浏览,我想应该分成两种:一是作为教师应该读的教导学、心理学、课程论等方面的读物,特殊是当一个成熟的教师达到职业高原期的时候,回过火来看那些自己曾经读过的书,也许会有许多新的领悟,感到“诚哉,斯言”;二是作为某一学科的教师应该读的属于所教学科的读物,就语文教师来说,起码得浏览文艺理论、中外文学史、古代汉语、现代汉语等相干方向的图书,以及相当数量的文学作品。

当然,不论是浏览哪种类型的书籍,经典和原典都是首选。在精神有限的情形下,浏览经过时光淘洗的经典,以及代表作家、作品原来面孔的原典,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。

展开全文

02

记者:语文教师要成为杂家。对于如何更好地接收人文、历史、心理等知识,为教导教学所用,您有什么样的经验或建议?

窦桂梅:其实,不单是语文教师,所有的教师都应该成为“专才和通才的联合体”。关于语文教师的浏览,我想是否可以从这样几个方面斟酌。

第一,循序渐进,量入为出。我们知道,培育学生浏览习惯的时候,第一步是培育兴致,请君入瓮。其实,教师读书也是这样,特殊是读一些专业性很强的书籍。如果感到韦勒克和沃伦合著的《文学理论》无趣,那么不妨先从孙绍振、王先霈的文本细读领导丛书读起。如果感到《万历十五年》太过理性,那么《明朝那些事儿》则足够通俗易懂。如果感到《存在与时光》太具挑衅性,那么《苏菲的世界》《思想的盛宴》则是不错的替代品。凡有所得,必成学问。

第二,逼着自己养成浏览习惯。好的习惯须要反复21天方能形成。如果以前没有读书的习惯,那么逼着自己每天抢一点、占一点、挤一点时光,就像薛瑞萍老师说的“恋爱的人总有时光拥抱,想读书的人永远都有时光浏览”,一点点形成习惯后,手边没书的日子,反而会感到分外空寂。

第三,学会树立读书与教书之间的接洽。虽然古人说书中有黄金屋,书中有千钟粟,但逝世读书的成果就是读逝世书。语文教师在读书的时候,心里要有一根弦,即书中的内容是否与我的教导教学工作有关联,凡是好的素材都要注意积聚。偶然习得的知识或经验,也许能为你的课堂增光添彩。无论如何,读起来才是最主要的。

当浏览积聚实现由量变到质变的突破后,身为语文教师的你,就能真正笑傲课堂、指导江山,就能对学生的奇思妙想、刁难诘问做到兵来将挡、应对自如。此时,公开课、评优课等统统都会纳入你的掌控,你的教学会到达摧枯拉朽、势如破竹的境界,每天引得学生欢呼雀跃,让教室里艳阳高照。

03

记者:从教师到校长,您的浏览内容和方式想必产生了转变。您以为,作为校长的浏览与作为教师的浏览,有什么不同?作为校长,您有什么样奇特的心得领会?

窦桂梅:担负校长之后,角色改变了,有太多从来没有阅历过、没有学习过的事情要面对。所以你的浏览就不再仅仅是个人意义上的喜好,而必需是带有义务、有所担负的浏览,因为你也许会因为它,影响自己的决策,转变学校的航向。

金克木老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将人们的读书分为以下几类:

跪着读的书——神圣经典;

站着读的书——威望讲话;

坐着读的书——为某种目标而进行的浏览;

躺着读的书——文艺类书籍;

走着读的书——能自身与之对比、与之谈话的书。

如果说我做教师的时候更多的是“跪着读”“站着读”“躺着读”,那么我做了校长以后,可能更多的是“坐着读”和“走着读”。坐,是思考的姿势,依附它,我学着在未知的范畴里通过浏览获得可贵的经验。比如说,对于经济学、管理学书籍的浏览。

走,代表着举动与实践,不论是印证、对话,还是比照、反例,都为我供给了一面照出自己的镜子,一条坦途之外的小径。比如说,我曾经读过教导论之类的图书,如今站在校长的角度回想,有些曾经不懂得的问题,现在站在管理者的角度似乎感到理所当然。还有一些我之前没有读过的课程论之类的图书,进入我的视野后,我所思索的就是这些书带给学校的意义,而非仅仅限于我曾经所教的学科。

文章起源:源创图书《读书成绩名师》(修订本),张贵勇著,中国国民大学出版社2020年6月出版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