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题目:WTO正式调查日韩贸易争端,长期化博弈恐将加剧

世贸组织(WTO)将正式调查日韩之间的出口管制争端。

WTO争端解决机构(DSB)在7月29日的会议上,批准设立专家组来调查日韩的出口管制争端。这一专家组的设置,相当于WTO争端解决机制中的“一审”。

上述裁决作出后,日本驻世贸组织代表团表现遗憾,并谴责韩国采用了不利于对话的做法。日本以为,在目前情形下难以重启对话。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则表现,鉴于世贸批准设置专家组,将“请求日方敏捷撤消”出口管制。

日本经济产业省30日最新表态称,对此“非常遗憾”。日本经产省以为,争端应通过对话解决,韩国采用可能损坏对话举动的行动令人遗憾。

今年6月中旬,韩国以日本增强对韩半导体资料出口管制的做法不当为由,一纸诉状将日本政府告到了WTO。后因日本方面反对,WTO一个月前曾推迟作出是否设立争端解决小组的决议。

争端长期化

依据争端解决流程,WTO接下来将选定争端解决小组的成员,接收日韩双方递交的书面陈说并听取口头证词。“原则上说,从设立小组到作出最终裁定,须要10~13个月。”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在29日的声明中表现,“但也可能根据(调查)进展缩短或延伸。”

WTO争端解决机制以“二审制”情势展开。但一个为难现状是,相当于“终审”的上诉机构目前处于瘫痪状况。因此,日媒以为,只要日韩不通过对话寻找让步,争端就必将长期化。

去年7月,日本发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原资料增强管控,并将韩国移出出口“白色清单”。被日本方面制止向韩国出口的三种半导体原料(氟化聚酰亚胺、光刻胶、氟化氢),重要用于智能手机面板以及电视液晶屏,同时间刻胶也是半导体产品的核心材质。韩方数据显示,半导体产业出口平均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5%,而日本在这三种资料上占全球比例分辨为90%、87%和60%。因此,日本此举被视为“掐住”了韩国经济的咽喉。

韩国方面一直以为,日本此举是针对韩国最高法院对“强征劳工索赔案”作出判决后,出于政治目标而实行的报复。随后,基于“对等原则”,韩国也将日本移出贸易“白色清单”。

展开全文

2019年9月,韩政府决议就日本对韩出口管制向WTO申述,并请求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进行商量。当年12月,日韩贸易范畴的负责人还一度重回会谈桌,试图为出口管制问题带来的消极影响降温。但最终不欢而散。

2020年以来,韩国多次请求日本针对撤消对韩出口管制进行表态,并将5月31日设定为最后期限。但日方在最后期限前没有给出回答,于是韩国政府于6月2日决议重启争端解决程序。

博弈持续

显然,贸易范畴争端已蔓延至日韩双边关系中的多个范畴。而最直接的碰撞,已呈现在WTO总干事人选方面。值得注意的是,参选下届WTO总干事的八位候选人中,有一位韩国人的身影——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。而她也在韩方向WTO起诉日本过程中扮演主要角色。

虽然日本在此次选举中没有直接派出候选人,但已多次暗示,会结合其他欧洲国度,支撑同为候选人的尼日利亚前财长伊维拉(Ngozi Okonjo-Iweala)。伊维拉曾在世行等国际机构先后工作过近30年,再加上财长出生,深谙国际经贸范畴的运作机制。由于有过国际多边金融机构的工作经验,伊维拉的著名度也较高。这也是日方力挺伊维拉的理由之一。

日媒表现,由于WTO总干事的出生须要全票通过,因此韩国要想获胜,必需得到日本的支撑。但依据现在的情形,日韩关系没有呈现改良的征兆,因此俞明希要胜出,几乎无望。

而此前,在七国团体(G7)是否该邀请韩国参加的问题上,日韩间的抵触再次激化。面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邀请,韩国总统文在寅第一时光表现欢迎。而日本的反映截然不同:正式通知美国政府,不同意韩国加入G7峰会。

日方担忧,作为加入G7峰会的唯一亚洲国度,如果韩国获得了加入资历,日本的这一外交优势将被减弱。

第一财经广告合作, 请点击这里

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,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。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法加以应用,包含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树立镜像。第一财经保存追究侵权者法律义务的权力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接洽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

文章作者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潘寅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