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题目:TikTok封禁风闻引争议,美国用户表现“不能接收”

近期,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均表现,正在斟酌封禁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利用TikTok。封禁风闻在TikTok社区中掀起剧烈讨论,用户广泛表现“不能接收”。

《纽约时报》报道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不少人因不满封禁风闻到特朗普2020年竞选利用下刷负面评价,使得该利用在苹果App Store的评分降落到了1.2星。

19岁的TikTok用户Yori Blacc表现:“TikTok是我们年青人的俱乐部,而特朗普却要封禁它。如果你们要找我们的麻烦,我们就会以牙还牙。”

对于许多年青人来说,TikTok已经成为他们创意表达和人际来往的出口,尤其是在几个月的远程学习和社交隔离期间。

用户Ashleigh Hunniford在TikTok上有40多万粉丝,她为此付出了很多血汗。她表现:“如果TikTok真的被禁,我会失去一大量真正的好朋友,我的尽力也都空费了。TikTok是我的青春,失去了它,就像失去了我的一部分一样。”

还有人在TikTok上找到了营生之道。21岁的Hootie Hurley在TikTok上有110多万粉丝,TikTok已经成为他的生计起源。他表现,如果现在封禁TikTok,成果将十分严重。“TikTok是所有人居家隔离生涯的主要组成部分,是TikTok在辅助大家渡过疫情难关。” 他说。

在TikTok或被封禁的新闻传出后,短视频利用Byte曾一度登上利用商店的排行榜榜首。

29岁的Kyle Harris是一位活泼的Byte用户。他说:“许多TikTok用户登陆Byte后,对它的应用方式觉得迷惑。人们认为Byte是TikTok的翻版,实际上并非如此。Byte还不是TikTok的对手,它也不应当是。”

即使是最大牌的TikTok网红,想要让粉丝从一个平台迁移到另一个平台,也是一项艰难的义务。20岁的Nick Austin说:“我在TikTok上有700万粉丝,但这并不代表我在每个平台都有著名度。我在Instagram有300万粉丝,在YouTube上只有50万粉丝。想把我在TikTok的粉丝全体转移到其他平台上,无论怎样难度都很大。”

也有许多人表现,TikTok对他们来说是无可替代的。

21岁的Q Shamar Stenline说:“我听说过短视频利用Dubsmash,也听说过Byte,但它们都不是TikTok。”Stenline在TikTok上拥有440万粉丝。目前,他还没有迁移到其他短视频平台的打算。他表现:“那些利用兴衰起伏得太快了。”

起源:金融界网站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